1. <div id="maruv"></div>

    2. <progress id="maruv"></progress>

      <button id="maruv"><ol id="maruv"><object id="maruv"></object></ol></button>
      <dl id="maruv"></dl>

        國家瀕科委辦公室提出一種新的二維概念框架,科學客觀定義 “野生動物”

          野生動物的生存狀況與人類可持續發展息息相關。當前,保護野生動物的群眾基礎不斷壯大,保護呼聲高漲。在人們的一般理解中,“野生動物”即“不是家養動物”。但在實踐中,“野”、“非野”、“野生動物”及“野外來源”等這些概念都存在著相對性。甚至在不同國家、地區及相關國際組織的法律條規中,“野生動物”這個術語也根據各自不同的立法需求,覆蓋著不同動物界類群、種群或群體。我國《野生動物保護法》(2016年修訂版)在使用“野生動物”這一術語時未加限定,導致人們對法律條款理解上的分歧和執行中的問題。要回答什么是“野生動物”,或是《野生動物保護法》的保護目標,科學客觀定義“野生動物”是前提。

          為回答這個問題,掛靠在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瀕危物種科學委員會(國家瀕科委)辦公室梳理了野生動物相關研究、國內法和國際法背景下的定義和適用范圍,提出了一種新的野生動物概念框架,以人類控制管理干預的強度和人工選擇時間長短這兩個維度的連續變化來描述“野生動物”。從物種保護和管理角度,考察了野生動物從野外種群到被捕捉、圈養到成為馴化動物的一系列過程,發現可能存在連續的12種狀態。

         ?。?)在這個概念框架下,“野生動物”應首先排除經過人類歷史長期馴化的動物。最常見的如家貓、狗、馬、驢、家牛、山羊、綿羊、豬、家駱駝、雞、鴨、鵝、家鴿、家蠶等; 以及在科學研究的強人工選擇下, 用于生物演化、遺傳發育或人類疾病研究的實驗模式動物類群, 如果蠅、斑馬魚、非洲爪蟾、大鼠、小鼠等。

         ?。?)生活在人工控制條件下,經過多代人工繁育和一定人工選擇的經濟動物如梅花鹿、馬鹿、貉,和實驗動物如食蟹猴、雪貂等,已經形成穩定的人工種群, 直系血親中并無野外來源。一些動物因人類對特定表型的需求(如寵物、皮張)可能快速選育出品種, 但也有不少繁育群體的表型和基因頻率與野外種群差異不顯著, 或者在行為上沒有顯著的變化。這類動物不是嚴格意義上的野生動物,但因存在對野外種群或相似物種的可能影響, 宜參考《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公約)的物種列入相似性原則和預防性措施,采用合法來源判定、證書管理、注冊機制和公開數據庫等可追溯系統,對其加以監管。

         ?。?)生活在自然中,因人類活動引進的外來動物,如南歐的和尚鸚鵡、我國南方的牛蛙、紅耳龜、新西蘭引入的鹿類、歐亞大陸引入的麝鼠、香港逃逸的小葵花鸚鵡等,這些動物是否需被作為野生動物管理, 需要根據生態安全、物種管理和立法目標等特別設定監管范圍。

         ?。?)未經中長期人工選擇的動物類群都被視為野生動物,包括:(1)其在荒野自然或人工環境如城市或鄉村中自由生存繁殖, 無論是否存在人工投喂、經救護或輔助生殖后被放歸的個體; (2)被捕捉圈養在人工環境中生活或在圈養條件下出生的個體; (3)直系血親(可參考CITES公約解釋為世系前四代)仍有野外來源的人工繁育后代; (4)放生、逃逸或引入到自然環境中的人工繁育個體。

          我國現行《野生動物保護法》承擔著“保護野生動物, 拯救珍貴、瀕危野生動物, 維護生物多樣性和生態平衡, 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立法目標。野生動物各類群在棲息地類型、生態功能、生活史以及動物與人的關系上截然不同。各類群的地理分布、物種豐富度、生物多樣性喪失的程度和受威脅因素也各有差異。

          因此,《野生動物保護法》的保護對象可以考慮為受到人類威脅瀕臨滅絕的, 或者具有重要生態作用的野生動物物種, 其狀態可不限于在野外自然環境還是人工控制條件下。其他動物的管理, 可根據遺傳資源保護、疫病防疫、動物福利和生態安全等需要, 另外設立《動物福利法》和《生物安全法》等, 并和已有的法律法規如《動物防疫法》和《漁業法》等做好銜接。

          國家瀕科委辦公室分析了我國《野生動物保護法》對野生動物的適用情況,列舉了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CITES公約、美國、新加坡、澳大利亞、英國、加拿大、新西蘭、印度和我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在法條中對“野生動物”及其相關術語的定義,提出建議:

          將《野生動物保護法》第一章總則第二條第三款“本法規定的野生動物及其制品, 是指野生動物的整體(含卵、蛋)、部分及其衍生物?!?/p>

          修訂為: “本法各條款所提野生動物, 均系指前款規定中所列物種在自然、半自然和人工控制條件下孵化、生長或繁殖的所有活的或死的個體和卵, 且包括其任何部分、產品及衍生物。”, 以明確現有法條的適用范圍。并就瀕危野生動物保護和野生動物管理提出了法律體系調整建議。

          該研究以“‘野生動物’的概念框架和術語定義”為題,被《生物多樣性》最新錄用。國家瀕科委辦公室曾巖博士為第一作者,魏輔文常務副主任為通訊作者。該項研究得到了中國科學院戰略性先導科技專項(B 類)(XDB31000000)和科技部重點研發專項(2016YFC0503200)的支持。

          原文鏈接:http://www.biodiversity-science.net/CN/10.17520/biods.2020057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地  址:北京市朝陽區北辰西路1號院5號
        郵  編:100101
        電子郵件:ioz@ioz.ac.cn
        電  話:+86-10-64807098
        傳  真:+86-10-64807099
        友情鏈接
        免费裸裸体美女视频黄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