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maruv"></div>

    2. <progress id="maruv"></progress>

      <button id="maruv"><ol id="maruv"><object id="maruv"></object></ol></button>
      <dl id="maruv"></dl>

        【中國科學報】半月板損傷有救了

          患者正在接受半月板損傷干細胞注射治療。 胡寶洋供圖

          ■本報見習記者 田瑞穎

          2013年,NBA球星韋德在奪冠后向傷痕累累的膝蓋敬酒。即使頑強拼搏,最終還是因“膝”而退。對球員來說,半月板損傷幾乎是毀滅性的,奧登、羅伊、拜納姆等眾多球星都拜倒在“膝”下。

          膝關節中的半月板承受人體70%的壓力,是人體負重最大的關節,損傷后難以自我修復,傳統藥物和手術效果差。半月板損傷成為最常見的“難治之癥”。

          不久前,在武漢同濟醫院,一位43歲的女性患者卻因半月板修復開心到“起飛”。就在一個星期前,該患者還因半月板損傷疼痛難耐,日常行走都需要依靠拐杖和輪椅。

          該患者正是接受了國家干細胞資源庫團隊研發的干細胞藥修復半月板損傷。該團隊開發的“半月板損傷干細胞注射液”作為中國首個多能干細胞來源的細胞藥物,將填補半月板治療領域空白,走進尋常百姓家。

          日前,《中國科學報》記者采訪了該項目的負責人,中國科學院干細胞與再生醫學創新研究院執行院長、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研究員胡寶洋。此時,他剛從武漢抗疫前線回來解除隔離,當記者問及他抗“疫”感受時,胡寶洋答道:“回來實在太忙了,還沒有時間去重溫感受。”

          “讓老百姓都能用上”

          半月板是位于股骨與脛骨之間的半月形纖維軟骨組織。半月板游離緣的供血量少,營養由關節內滑液供給,損傷后缺乏修復再生能力,嚴重影響患者生活質量。目前,半月板損傷急性期一般采用石膏拖固定,慢性期一般采用膝關節鏡下手術和半月板切除手術,手術后期可能會導致骨性關節炎、膝關節運動障礙等。

          胡寶洋說:“我國半月板損傷患者約5000萬人,發病率逐年升高,且呈年輕化趨勢,目前的治療方法都不能很好地解決。”

          干細胞具有自我更新和多向分化潛能,可以開發用于治療退行性疾病。當干細胞注入患者關節后,可以在半月板損傷部位抑制軟骨凋亡,分泌生長因子促進細胞增殖和半月板再生,進而從源頭上解決半月板損傷問題。

          胡寶洋解釋道:“半月板損傷的疼痛主要由炎癥引起。當干細胞注射液進入關節腔后, 很快產生抗炎作用,且炎癥越強效果越強,使疼痛減輕甚至消失。此外,干細胞注射液還能有效改善患者半月板血供,促進半月板修復。”

          2019年1月9日,因劇烈運動導致半月板損傷的一名患者在武漢同濟醫院接受了膝骨關節腔內干細胞注射治療。這是世界首個人胚干細胞分化的細胞藥物用于治療半月板損傷的臨床研究,由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與武漢同濟醫院聯合開展,已按要求完成國家衛健委和食藥監局備案。

          胡寶洋說:“目前,18名受試者已接受了干細胞治療。隨訪中,有的患者在影像學上已有明顯改善。” 有一位受試者,接受治療后疼痛消失,“激動”得立即又去運動,結果造成了半月板的二次損傷。“即使二次損傷,干細胞注射液依然有效,只是又回到起點。”

          “藥物獲批后,干細胞注射液將作為處方藥走進各大醫療機構。”胡寶洋說,“我們希望讓老百姓都能用上,這也是做科研工作最有意義的事情。”

          “我不喜歡跟熱潮”

          并非所有的干細胞都適合用來治療半月板損傷。選擇合適的細胞類型尤為關鍵。

          “用于人體治療的干細胞需要同時具有安全性、有效性和質量均一可控性,但是很多干細胞達不到這一條件。” 胡寶洋說。

          目前,應用較廣的組織工程半月板種子細胞,通常來源于半月板纖維軟骨細胞和間充質干細胞。“但是,自體半月板纖維軟骨數量和來源局限,產生細胞外基質和增殖能力也有限。雖然間充質干細胞有一定作用,但不同個體、不同組織來源的細胞功能差異較大,很難質量均一,擴增能力有限。有些組織來源的間充質干細胞還可能引起軟骨增生和骨化等問題。”胡寶洋說。

          跟干細胞打了十多年交道的胡寶洋,將目光轉向了人胚干細胞。在國家干細胞資源庫,團隊研發了臨床級種子細胞,再把這些細胞進一步誘導成治療疾病的各種功能細胞,“半月板損傷干細胞注射液”就是其中的一種。“該細胞性質明確、功能確定、純度高,還能分泌酶來降解纖維化,能同時滿足人體注射干細胞所需的安全性、有效性和質量均一可控性。”胡寶洋說。

          胡寶洋從2005年就投身于干細胞研究,而當時,人胚干細胞研究正進入一個小低谷。“我不太喜歡跟熱潮,在我進入這個領域之前,干細胞研究曾非常火熱,但在轉化上進展并不大,反而當領域有所降溫、更加理性時,更有利于產生大的突破。”

          “既要做研究又要做轉化”

          “用干細胞治療半月板損傷,不是‘一拍腦袋’的事。”胡寶洋告訴記者,“半月板損傷干細胞研究的契機,來源于武漢同濟醫院康復科醫生提出的臨床需求——患者多且需求迫切,具有很大的市場潛力。”

          將科研成果轉化為市場產品并非易事。“國內從事干細胞研究的許多同行僅關注研究層面,也是因為做轉化非常難。做干細胞藥非但技術要優,還要付出很多人力、精力、財力,開展完整的臨床試驗,通過層層審核和審批。”胡寶洋說。

          為了推進科研成果的產業化,胡寶洋團隊與具有同樣干細胞研發背景的企業達成合作,強強聯合。“我們和企業分工非常明確,我們負責技術研發,企業負責轉化和產業化。”胡寶洋說。

          “由于臨床急需,半月板損傷干細胞注射液的獲批和上市意義重大,不僅能夠治療病痛,惠及更多患者,還可通過合理的渠道減輕醫療費用負擔。”胡寶洋說,“未來,我們還會在制備能力和成本上進一步升級,優化條件、降低成本。”

          “目前,我們也在開展干細胞再造人體功能組織和器官的研究。但無論是哪種研究,最終的目的都是要解決患者實際問題。”胡寶洋說,“我們希望研發的產品能讓老百姓用得上、用得起,而不是被‘神化’的奢侈品。”

          就在此次支援武漢抗疫中,胡寶洋團隊研發的干細胞藥物——CAStem已用在了50多例新冠肺炎患者身上。結果顯示,細胞藥物對治療新冠危重癥和后期肺纖維化都有明顯效果。

          在胡寶洋看來,促進科研成果轉移轉化,還要從人才培養抓起。作為中國科學院大學醫學院常務副院長,胡寶洋尤其強調學生綜合能力的培養,“學生除了懂書本理論,還要懂技術開發,知道如何將科研成果轉化為產品推向市場。既要做研究,又要做轉化,兩者都要強” 。

        來源:《中國科學報》 (2020-07-03 第3版 轉移轉化)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地  址:北京市朝陽區北辰西路1號院5號
        郵  編:100101
        電子郵件:ioz@ioz.ac.cn
        電  話:+86-10-64807098
        傳  真:+86-10-64807099
        友情鏈接
        欧美人与动欧交视频